阳信画家马卫巍大写意花鸟近作微展

微信图片_202211021457568

马卫巍,男,1982年生于山东阳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四十届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山东省第二批“齐鲁文化之星”,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两新委员会委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小说创作委员会委员,滨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李可染画院青年画院画家。

雁荡山花幽自芳

在画这些以雁荡山为主要题材的大写意花鸟画之前,我认真总结了自2019年以来与众位师友十余次进雁荡山,先后在楠溪江、崖下库、江心屿、洞头、大罗山、百丈漈、西漈、大龙湫、小龙湫等景区进行了实地写生。由于诸多朋友以山水画为主,所以,我在写生之时也多画山水,只是偶尔涉及到部分花卉。直至今年初夏,因个人原因未能远赴雁荡,且又多生变故,心中便萌生了创作雁荡山花的念头。众所周知,在雁荡山花的写生与创作中,国画大师潘天寿先生是一座高峰,他笔下的雁荡山花新颖别致、优美动人,用笔潇洒泼辣,设色朴实无华,多幅作品都是气势磅礴的恢弘巨制。潘天寿先生为了使这些山花幽草表现得更鲜明突出,采用双勾重彩画法,与大笔浓墨的写意岩石,取得粗细、刚柔、黑白、青红的强烈对比,并巧妙地使之达到对立统一,产生丰富的变化和动人的艺术效果,同时创造了花卉与山水结合的独特形式,以小见大,以平见奇。我在创作雁荡山花时,既是对中国传统绘画的致敬,又是对当下美学发展的一个思考。大写意绘画中的“真放本精微”,本身就是众多画家一直以来的创作命题。如何有效的把握整体感、节奏感,在原来清新秀气的基础上,不断向韵后气苍迈进;在原来的活泼生机基础上,不断向活力充沛迈进;在原来构图相对平和的基础上,向奇险高妙迈进,成了摆在我面前的一道难题。同时,在借鉴前辈艺术家,尤其是潘天寿先生的基础上,逐步使平面空间不平等分割、虚实开合变为神妙、花朵的排列变为成团成簇,同时挖掘自己的艺术个性及个人性情,在雄放中偶见箫散,在苍茫厚重中不乏飘逸,在气韵气息中时见繁华,也成了我需要攻克的一道难关。

微信图片_202211021457567

中国画特别是大写意绘画,是一个很有自身特点的文化现象,它跟西方文化截然不同的地方有很多,比如“天人合一”的观念。因为中国画艺术的高度是建立在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化大背景基础之上的。大写意花鸟画的高度在于造型的感悟、笔墨的运用、构图的设计,同时,天赋也至关重要。我满怀诚意的用画笔表现眼中的雁荡山花、心中的雁荡山花和梦中的雁荡山花,当然,这也是我对生活的理解和对特别理想的追求。

在我的艺术认知中,中国传统的大写意文人画有着特别的吸引力,因为这里面传承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诚然,我对雁荡山花的写生和创作还不到位,这里面包含了太多因素。其主要因素是“程式”问题。我试图找到属于自己的“程式”。因为中国画避不开“程式”,仅从构图方面来讲,就很难突破,同时还包括笔墨、色彩、虚实、远近……大写意绘画,绝非随心所欲、大而无当,“写”,最注重笔墨担当,“意”,最注重简约,具备精准的笔线和构成。“写意”则需要“夺神”。当下,正处于文化大变革的时代,中西方绘画的碰撞产生了无数次火花,且都绚丽多姿。视觉文化的追问与思考也不断冲击着中国画特别是大写意花鸟画的发展路线。这里面主要包含着对大写意绘画的核心价值,其发展路线和品格是不是适应当代美学的应用价值。大写意花鸟画在理法哲学基础的特质,能否进行全方位的认知和把握,使自己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中国画的内在性、特殊性,并且从中国传统文化的高度进行诠释,从而认识到中国画尤其是大写意绘画的博大精深,继而探索出一条具有新时代意象的绘画途径。我十进雁荡山,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每一次都有不同的笔墨认识,每一次都在要求自己避免“程式”的绘画特点。在“有常”和“有变”的交织中不破不立。

微信图片_20221102145756

微信图片_202211021457561

在创作中,把握住“传神写照”、“以形写神”和“气韵生动”,并以此作为价值判断。当然,每一次写生、每一次创作,每一幅作品的形成,都是一种构建。构建,也是重建。我认为,这种重建,不是传统主义者回到过去,这是一种历史的重建,其发展脉络要延伸到“当下”,与当下文化的发展创新有着必然的关联。“推陈出新”,并不是把传统全部摒弃,而是去其糟柏,取其精髓。大写意花鸟画,本身带有中国哲学意味。潘天寿先生在《中国绘画史》中明确提出,中西方绘画的根本出路在相反方向,提出了著名的“拉开距离说”。就当下中国画的发展来说,大写意是个前言课题,它疏放,同时有需要精微;画面可大可小,但确需精准的笔墨来交相辉映;它是平面艺术,却有着强大的气场。大写意花鸟画,致广大而尽精微。

微信图片_202211021457562

这些年来,我十进西双版纳、十进雁荡山,同时也去了很多地方前去写生,南北绘画的差异、各个画派的风格也都略有所知。雁荡山花,尤其用大写意的手法进行表现,还要摆脱版纳花卉、北方花卉的视觉、色彩、构图和表现形式,也是一种艰难地探索。雁荡山花,顾名思义,是生长在雁荡山中的各种花卉,我这次主要选择了杜鹃、大花玉兰、桐花、石斛等常见花卉为写生和创作对象,既要放得开,又要收的住,既要宏观把控,又要细节处理,区别于梅兰竹菊、牡丹、荷花等题材的构图和构成方式。花头多用纯色,整体处理则多用复色,纯色和复色之间,既是矛盾,又是对比,同时也是一种融合。尽量表现出雁荡山花孤傲、潇洒、顽强、朴厚、艳丽、端庄等多方面特点,使画面更加丰富,值得揣摩。

微信图片_202211021457566

“诗凭写意不求工”,用文学特别是用诗歌的美学来解决大写意雁荡山花的绘画美学问题,是当下也是未来的一个长期课题。潘天寿先生说:“笔墨取于物,发于心;为物之象,心之迹。”雁荡山之格局也决定了雁荡山花之格局,同时,在写生创作的基础上,构图大开大合,也需反复推敲。当然,我在创作这些作品的时候,功力尚不到位,这也是我下一步继续写生于创作所需要注意的问题。多思能明理,放胆能求变,大写意绘画的妙理寄于豪放之处,脱变于法度之中,大写意绘画的传承与发展,需要在厚重苍润、灵透飘逸的笔墨之中,流露出富有传统文化底蕴的气质。我对雁荡山的朋友和山川花草已经产生了浓厚的感情。这些作品虽然不够成熟,还有很多瑕疵,但这是我对雁荡山和雁荡山花的一种内心写照,也是和温州诸多朋友之间友谊的见证。

马卫巍

2022年11月1日

微信图片_202211021457563

微信图片_202211021457564

微信图片_202211021457565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发布者:阳信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251800.com/2601.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6日
下一篇 2022年11月8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